极速赛车计划网

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

>美丽钼都>文艺随笔>

救 赎
来源:金堆城钼业集团有限公司    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    作者:● 易彦君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/09/26    浏览量:523
  ——读《追风筝的人》有感
  生于巨贾之家的阿米尔最大的心愿是得到父亲的认可,出生时难产导致母亲病逝,性格怯懦、不爱好一切父亲热衷的运动,这似乎都暗示,他想要的永远也得不到。
  相反,哈桑却轻而易举的得到了阿米尔父亲的爱,父亲记得哈桑的每一个生日,总会给他生日惊喜;跨国请来医师,为哈桑的兔唇整形;在哈桑用弹弓击中目标时,父亲会亲昵地搂着他的肩膀……
  哈桑只是家中仆人的孩子,他面部扁平、天生兔唇,他不会读书写字,总是穿着阿米尔的旧衣,他和他小儿麻痹的父亲住在院子里低矮的小房子里……
  虽然小一岁的哈桑是自己最好的玩伴儿;虽然他学会的第一个词是“阿米尔”;虽然他愿意为自己做任何事;在自己被伤害时毫不犹豫的冲出来护在身前。可他,毕竟只是仆人的孩子,是低微的什叶派的扎哈人,甚至连自己的朋友都不算。
  阿米尔也曾伤心、迷惑,甚至改变自己的天性去迎合父亲,却终以失败告终。直到这年的风筝大赛,阿米尔战胜了所有对手,紧握着风筝线,他看到远处露台上的父亲在向他招手,似乎还在冲他微笑。
  “为你千千万万遍”,为了帮助阿米尔赢得父亲的爱,哈桑去帮他追正在坠落的风筝——荣誉的象征,却被恶毒的阿塞夫一伙堵截。要么交出风筝、要么被打,忠诚的哈桑紧紧抱住风筝“这是属于阿米尔的”,却终被强暴。
  巷尾,目睹一切的阿米尔选择了逃避。
  阿米尔眼光绕过哈桑滴血的裤脚问道:“你去哪了,怎么还不回?”。“没事,走吧,老爷该着急了”哈桑裹紧被扯坏的衣服。阿米尔转过身去,不再看他;哈桑抱着折损的风筝忍痛跟随。
  这一幕,堵在了阿米尔心头,也终止了两个少年的友谊。虽然哈桑一如既往,可阿米尔却始终不能面对他。为了赶走哈桑,阿米尔把钞票、玩具藏在哈桑床下,告知父亲。
  当父亲询问哈桑时,哈桑说:“是,是我拿的,老爷”。
  这一刻,阿米尔突然明了,哈桑知道自己赶走他的原因,为了帮助阿米尔得到父亲的爱,哈桑选择认下了莫须有的罪名,“哈桑从不说谎,如果他说他没有做,那么父亲一定相信他,必然知道是我栽赃他”。
  哈桑走了,阿米尔也走了。
  为了躲避战乱,阿米尔和父亲偷渡到美国。曾经荣耀与财富集于一身的父亲成了加油站的普通员工,在生活的磨砺下,父子逐渐和解,温情脉脉的生活将往事包裹,仿若珍珠,灿若星辰的外表下最初却是硌人的沙粒。如果不是故人的电话,哈桑也许会永远尘封在阿米尔的心底。
  “哈桑和妻儿照料你的家。塔利班的党羽觊觎那所大房子……哈桑抗议……他们将他拉到街上……朝他后脑开枪……也杀了她。哈桑的儿子索拉博,他还活着,在孤儿院。我要你把索拉博带回来。哈桑是你父亲的儿子”。
  一个个惊人的消息重重的砸在阿米尔心上,解开了父爱难寻的谜团,也剖开了华丽的珍珠,将那粒金沙抛在他眼前,逼迫他面对。“我不能去喀布尔”,阿富汗战火连绵、塔利班残酷世人皆知;“我能够这样收拾行囊,掉头回家吗”,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,“哈桑已经走了,但他的一部分还在。在喀布尔”……
  几经周折,阿米尔回到了满目疮痍的故土,曾经恶毒的少年阿塞夫已成为嗜血的魔王,他将孩子们带到府邸养做娈童。当画着眼妆系着铃铛的索拉博站在面前时,阿米尔仿佛看到了哈桑。
  “你必须自己赢得他”,阿塞夫提出条件。
  “为你千千万万遍”,哈桑的话犹在耳边萦绕,这一次,阿米尔站了出来。牙齿被打碎了、嘴巴被撕烂了、肋骨断了几根……自己根本不是对手,应该会死在这里吧。
  在阿米尔等待死神的那一刻, 索拉博的弹弓对准了阿塞夫,“求求你,不要再打他了”,遭到拒绝后,阿塞夫失去了左眼,索拉博搀扶着阿米尔逃出了府邸。
  在勇气与懦弱之间做出抉择,离开温暖舒适的家,来到战火连绵的阿富汗,面对自己从来不敢面对的敌人并与之战斗,坦然告知四邻 “他不叫扎哈人,他叫索拉博,是我的侄子”……这一个个选择使阿米尔走上了那条再次成为好人的路,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,甚至也救赎了已经去世的父亲。

打印】【关闭

< 返回首页